首页 > 实用新闻

心中的信仰 以色列国家步道一千公里重装徒步记
2020-03-06 02:23:07
一个人,1000公里,67天,从最北到最南纵穿一国。
戈兰高地、黑门山、谢莫纳、采法特、太巴列、拿撒勒、海法、凯撒利亚、内坦亚、特拉维夫、罗什艾因、拉通、耶路撒冷、阿拉德、密支佩拉蒙、埃拉特
从加利利海、约旦河、地中海、死海再到红海
除了那天晚上搭夏尔的车去他农场的2公里和阿拉德特意去死海来回坐了大巴,67天里再没坐过任何交通工具。
大包、帐篷、防潮垫、4度羽绒睡袋、气罐、套锅、抓绒备用衣物、洗漱用品、水、食品、药品、平均每天负重15公斤以上
除掉休整天数,平均每天徒步约20公里。
野外露营天数40多天
最长一天徒步37公里(早上出发就背着8斤水)
从阿拉德进入内盖夫之后的20多天,平均每天6升总共喝了200多斤水。
体重瘦了约20斤
烂了两双袜子
花钱不计其数
收获?
分别收获“疯子”、“神经病”、“傻X”、“大傻吊”、“Stupid Donkey”等各类头衔!
想知道在新闻联播里经常出现的戈兰高地上距离叙利亚边境十几公里,距离传说中的大马士革60多公里的野外,独自一人露营是什么感觉吗?
详情等我睡醒了明天再告诉你!
2004年第一次徽杭古道开始第一次接触户外徒步,之后的十几年,户外成为了我唯一的爱好。两次乌孙,博格达,骑行川藏线,喀拉峻,冈仁波齐,年宝玉则,库布齐,大五台,鹿角梁,EBC,虎跳峡,丙察察,梅里,神农架,四姑娘,格聂,亚丁,徒步漓江桂林到阳朔,千八,七尖,三尖,加上公司户外俱乐部4年会长的职位,国内大大小小的各种路线基本走了个遍。
因为性格和阅历的原因,纯粹的风景观光徒步路线已经让我感到审美疲劳。
又因为工作的转换,可支配的自由时间也比较灵活,于是开始尝试长距离徒步。
第一次长距离意义的徒步是从海口走中线到三亚,300多公里,一路阅人无数甚是开心。
第二次选择了从哈尔滨到长春,近距离的感受了东北人文。
第三次是从台北走西线到了高雄,体会了一把温良恭俭让的温情。
只是这些一直都在国内,EBC虽说也有接近200公里,但是除了风景,人文和西藏差别不大。自驾青藏,火车,骑行318,徒步丙察察的四次不同方式进藏之后,觉得有必要换一个完全不同信仰的国家。

Israel National Trail以色列国家步道,简称INT,起点从以色列与黎巴嫩和叙利亚交界的黑门山,经海法,特拉维夫,耶路撒冷,内盖夫沙漠,纵穿整个以色列到达与埃及交界的红海边城埃拉特,全程1006公里。 继美国三大线(AT,PCT,CDT平均3000公里以上),新西兰蒂阿拉罗阿(3000),大巴塔哥尼亚(1500),日本东海步道(1700),加拿大大分水岭(1200),英国西南海岸(1014),法国到西班牙圣地亚哥朝圣之路(860),在以上世界级的超长徒步路线中,INT难度与长度都只是中等。
不过对我而言,这将是一次史无前例的大挑战,全程重装,白天炎热,夜晚寒冷,既要携带大量的水还要携带厚重的睡袋衣服。正常走完需要56天,第一天白天晒到要脱皮,晚上真的被冻醒!

通过淘宝商家拿到以色列十年签证让我着实暗喜了一把,因为不管是传闻还是后来在以色列遇到的同胞,基本都是一年签证,签证问题解决之后开始担心入关时的停留期问题。因为中东地区众所周知的各种原因,以色列的入关审查比较严是早有耳闻。而且一般人最多只给一个月停留期。下了飞机还没进入海关排队窗口,就被警察mm拦住查看护照。可能因为我在国内火车站和地铁站被查身份证早已习惯,所以当以色列警察mm核对护照照片并频频抬头对我暗送秋波时,我仍旧面不改色心不跳坦然自若如在自家地盘。可惜妹子长相比较一般,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不然签名照联系电话微信号码我都可以一并送她。
当海关大妈用流利的英语问我为何要在以色列停留三个月时,我把我早有准备有关要徒步以色列国家步道的行程用英语翻译之后反复默念很多遍的句子连比带画的背了出来。我以为在我声情并茂的演讲之后,就是啪的盖戳,然后大妈面带微笑的目送我离开。
然并卵,只见魁梧的大妈在玻璃窗后慢慢的站了起来,然后用手指了指大厅角落的小黑屋,客气的告诉我,:你需要特殊审查,先生!
来到小黑屋,我忿忿不平以为像在柬埔寨一样,海关专门欺负刁难中国人,然后趁机索要小费。我正搜肠刮肚如何用英语大骂他们,进屋一看,居然一屋子人,从海关那一大摞护照的封面看去,德国护照也赫然在列,还有几本深蓝色封面的护照,莫非还有美国佬?这个疑问在采法特偶遇一个美国留学生才被解开,美国小伙在海关也照样进小黑屋,而且那哥们等待加盘问搞了两个小时。犹太人看来是已经掌握了宁可错杀也绝不放过的神秘东方哲学!
没了脾气之后,进屋我是一顿鬼扯,把要徒步国家步道的行程计划又声情并茂的比划了一遍。
然并卵,
“你手机拿给我看一下”
“什么,还要看我手机?”
人家地盘,强龙不压地头蛇,乖乖交出手机之后我立即手心开始出汗!
那哥们先是看我的微信,不时还露出神秘莫测的笑容,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我开始坐立不安,忍不住主动问他“你看得懂中文吗?”那哥们说他在中国待过几年,看得懂中文。我日,你懂中文干嘛还要我用英文背半天行程。
最担心的一幕还是出现了,“你的相册和视频怎么还有密码?”
“是的,都有指纹密码,我给你打开吧!” 我那几十万藏图,几十部东京热,一本道不设密码怎么行!波多老师,苍老师,佐佐老师对不住了,你们要被曝光了!
那哥们饶有兴致的看了一会,我早已如坐针毡,正绞尽脑汁该如何解释。
“这里的斧头和刀的图片都是你买的吗?”
“哦,那些不是我买的,是我看一个野外生存游记顺手下载的。”
“那你可以走了,祝你徒步顺利!”
居然没有被遣返,而且还如愿给了三个月的停留期,感谢小泽玛利亚!
顺利入境之后,倒时差在特拉维夫休整了三天。 然后根据指南一大早坐大巴赶到谢莫纳,到了谢莫纳城之后又转车到了基布兹 丹,然后几经问路找到起始点土制拱门时已经是下午。匆匆拍照出发,沿着国家步道特有的橙白蓝三色标志开始徒步,在第一个丁字路口我一会左一会右来来回回的找路半个多小时,那天是8月30,中东的夏天,下午的室外气温在35度左右,整个人汗流浃背,做了几个月的行程,特地从美国买的路书,反反复复不知道研究了多少遍,却在1000公里的第一个丁字路口就被折腾的不知所措。 以色列国家步道路书,目前只有英文版,书的作者也是步道当年的发起人,我是通过美国亚马逊够美然后又邮寄到国内,在手机导航普及的年代,其实路书的作用已经很有限,但是出于对作者的尊重我还是选择够买原版的书籍,而且书一直放包里1000多公里背了一路, (一朋友要走,现书已送他)。网上也有几个专门关于以色列国家步道的网站,还有步道天使,最重要的是内盖夫沙漠几个埋水老板的联系方式,这个后表。不过目前这些书和网站全都是英文,我花了极大的力气搜遍全网也没找到中文的攻略,其中内蒙有个哥们走了一段,后来不知什么原因不了了之。

错过了进入保护区的时间,我有两个选择,一,就地扎营,等最新2019年挑码助手第二天开门,二,走其他路线绕过保护区。几经考虑,我选择了绕路(事后看这是一个很错误的决定,应该就地扎营等第二天开门再过保护区。 跟着谷歌导航,七拐八绕最后又回到了大马路,本想赶回谢莫纳城,眼看天黑,只好被迫在路边的麦地里扎营,晚上仔细研究地图,发现自己居然身处传说中的戈兰高地,距离叙利亚边境只是10几公里!

早上醒来,首先摸了摸裤裆,然后又摸了摸腿脚,一切都还在!没有被塔利班鸡奸爆菊也没人乱发导弹,太阳照常升起! 趁凉快一大早赶到谢莫纳,商场刚刚开门,进了商场厕所,撒完尿之后对着水龙头就是一番痛饮!以色列的自来水号称是全世界标准最高的直饮自来水,这真是要感谢以色列政府,因为他们的瓶装矿泉水对于本地人来说也就3块钱左右,但是乘以汇率之后一瓶就变成7-8块人民币,平均一天7/8瓶水,两个多月下来只喝水不得喝到破产!
谢莫纳城位于靠近黎巴嫩和叙利亚的边境小城,中东地区,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大街上汽车站随处可见全副武装背着M16的大兵。我从特拉维夫坐大巴到谢莫纳的一路,一车人几乎一半都是各种大兵。以色列的军规好像是士兵休假回家也要随身背着武器,而且还必须满弹!除了洗澡睡觉,其他时间一律枪不离身,哪怕出去串个门赶个集买个菜也得背着家伙!
他们居然一点不担心某些士兵突然发疯端起枪就是一梭子!我开始倒是真的担心了好几天,直到后来实在司空见惯才慢慢放下这个疑虑。
根据犹太教的传统,周六是安息日,犹太人的安息日和传统基督教的礼拜天概念差别巨大。在安息日当天,犹太人所有的商店,超市,饭店全部关门休息!传统的犹太人安息日当天不仅要休息而且还不能打电话,不能碰开关,不能开车,不能生火,包括煤气灶! 因为安息日的原因,以色列的法定休息日也变成了星期五和星期六,星期天正常上班。商店超市包括小卖部则是从周五下午5点开始就提前打烊,想买东西必须提前,错过之后周六一天只能吃屎了!
来之前我就了解一点,但还是心存侥幸,服务区出发之前我本来计划要买点零食和晚饭,但一看要上山,而且谷歌地图显示山顶有个小区里面有家超市,因为出发太晚,走到山顶之后赶到小区超市,已经过了5点,超市真的就关门了!问了小区几个人,附近再没其他超市饭店,即使有,也一样全部关门,而且周六全天不开,一直要到周日才开!
回到营地我几乎要哭出来,包里只有一点巧克力,而且早就糊成了稀屎状!不但晚饭没有着落,周六的早饭,中饭,晚饭也没准备!
徒步第二天,在人均GDP超过日本的发达国家,眼前一大片山顶豪宅别墅,我却饿到眼冒金星差点吃屎!

早上饿着肚子愁眉苦脸的继续上路,横切山顶马路时,突然看到前方一头野猪躺在路上!大喜过望,快步走到跟前,看野猪的样子血迹以及路上散落的汽车大灯碎片,应该是昨晚被汽车撞死,时间不长所以看起来依旧还非常的新鲜。根据犹太教律法,犹太人是严禁吃猪肉,穆罕默德当年山寨犹太教创立伊斯兰时,不吃猪肉的传统也跟着保留。只是很多人只知道伊斯兰教不吃猪肉并不知道这个传统其实是来自犹太教。所以那头被撞死而且很新鲜的野猪一直躺在路上无人问津。这要是在国内,我他妈最多也就能捞到一点野猪毛! 看看四下无人,把野猪拖到路边,掏出瑞士军dao朝后腿就是一刀划去,皮开肉绽的那一刻是口干舌燥心跳加速,平生第一次这么杀猪,却感觉像他妈在杀人一样!
割了一大坨后腿肉,心里大喜,今天总算不用吃屎了!不过又开始发愁,因为特拉维夫出发的时候,根据路书的说法从黑门山到特拉维夫属于北线,是以色列人口最集中的区域,路上超市,小卖部饭店平均隔不了多远就能找到,不用携带炉头套锅锅碗瓢盆油盐酱醋,于是我把携带的炉头套锅油盐酱醋都寄存在了特拉维夫的青旅里,等徒步经过特拉维夫时再取回。所以我的包里没有锅,更没有盐!就算吃野猪刺身没有醋也就忍了,这没有盐闭眼生吞估计也难以下咽! 而且这大热天一天要干喝几升水没盐也不是办法。最糟糕的是路上路过几个小镇饭店超市清一色关门休息,想买盐也买不到!
大约中午,已经饿到头晕眼花,金星乱窜!在路过一个小镇时在一大户人家花园里水龙头偷自来水的时候,主人居然回来了,于是我破罐子破摔索性厚着脸皮又向年轻的房主少妇讨了一点盐,再次感谢小泽玛利亚,打火机我一直随身带着!
顶着大太阳走到一个僻静山谷,捡了一点树枝,干柴烈火的烤起了野猪肉!
本以为可以饱餐一顿野猪肉,可惜人算不如天算,那个大户人家实在太过大方,出手就要送我一袋盐,我一看那一袋至少三斤,就是不要钱送我我也背不动。于是就用一个小袋倒了差不多半斤,拿到盐之后我担心天气太热猪肉生蛆,于是就提想前放一点盐把肉腌一下,由于平时没有腌肉的经验缺少逼数,加上饿的手抖一下倒了也不知多少盐进去,然后肉没有生蛆,只是废了半天劲熏的泪流满面烤好之后一尝,差点再次哭了出来,这比***黑心商人的咸肉还咸!简直吃盐一样!
含泪勉强吃了几块,再次上路,路上路过采摘过的葡萄园在边角处居然还有遗留,旁边还有石榴,看来看去也实在找不到主人在哪,不管三七二十一,冒着被人开枪打死的风险偷吃了一堆葡萄和石榴。
步履蹒跚的在晚上终于赶到犹太圣城采法特,狗屎运找到一家意大利人开的披萨店,因为周六当天非犹太人的饭店超市是可以继续营业,但是以色列800多万人口,接近80%是犹太人,所以剩下的那小撮非犹太人即使有开饭店超市的也几乎全部集中在特拉维夫和耶路撒冷几个大城市,小城镇周六开业的饭店超市非常罕见。
要了一个最大号的披萨,只是味道实在不敢恭维!
吃着难以下咽的披萨,以为糟糕的一天就这么糟糕的结束了。然后来了一队以色列大兵,即使出来吃晚饭,也是人手一把M16不离身,于是我开始试着套近乎,发现人只要脸皮够厚,就没有干不成的事情。不但看了他们的枪,而且还如愿以偿的挎在身上拍了一张猥琐装逼照。 晚上根据地图找到了一个平坦的山顶扎营,以色列的儿童游乐设施和各种公共体育设施是我目前去过的无数国家里建的最多也是质量最好的国家。大小城市都是随处可见。
看到如此之好的营地,加上采法特圣城的名气,以及前面两天被炎热和饥饿折磨的糟糕身心,决定在采法特休整两天。
午夜

吹动树叶沙沙如雨声
月朗
星稀
采法特,老城
山顶,平台
一帐,一人
咚咚咚咚
沉重而急促的脚步声纷沓而来
帐中人从睡梦中猛的坐起
透过帐纱
月光下人头攒动
大包、头盔、枪
帐中人张大了嘴,想喊,却没有喊出声
想伸手抓起身边的登山杖,却手指僵硬
帐外几米远
似乎是对讲机传出陌生的希伯来语
似乎只是片刻
又似乎过了很久

再次恢复平静

呼啸依旧
帐中人活动了一下僵硬的手指
摸了摸裤裆
还没有湿
山顶露营的当晚,凌晨遭遇以色列大兵演习,半夜三更几百号人全副武装奔袭山顶然后列队从我帐篷旁边快速跑过,把我吓得差点尿了裤子! 我当时心想我就是在山顶公园扎个帐篷,徒步三天,里也就偷摸割了一点死猪肉,骗了良家妇女 一点盐,偷了几串葡萄几个石榴,还有就是厚着脸皮抱着还是卸了弹夹的M16拍了一张装逼照而已,其他没干什么违法乱纪的事啊,就算有也用不着这么兴师动众派一个加强连来围攻我吧!
第二天下到城里才确认了他们这里晚上经常有大兵来训练和演习。
白天我背着大包在公共厕所打水的时候,居然被犹太妹子主动搭讪,原来她也是从起点徒步过来,而且比我早一天到达,她比较幸运,以做义工抵房费的形式住进了一家青旅。带着好奇我和她一起做了半天义工。所谓义工就是在采法特城里有一家福利院一样的机构,以色列军队每天从食堂拉来各种做好的饭菜食物,然后免费提供给当地那些低收收入人群,主要是阿拉伯人。其他人也都可以免费去吃,包括我!只是有姑娘在,我一直没好意思吃白食。我们的工作也非常简单,就是帮忙洗盘子和打扫卫生拖地。里面除了一个大妈主管,其他几个都是和那姑娘一样的义工,每人只要干半天就能抵扣旅馆一晚的房费。干完临走每人还能再分到一包诸如糕点,香肠,烤肉一样的一人份食物。
我因为不知道加上也没有提前预定,所以我只是体验了一下,但感觉这种方式真的很有意思。 荷兰新人 发表于 2020-03-03 10:49:30 写的真好,心动啊。
就想问一句,有没有感觉到不安全?在我去过的几十个国家里,以色列的安全指数我觉得可以排进前五。
以色列周边看起来到处都是火药桶,但是以色列内部真的如同铜墙铁壁的感觉,到处都是荷枪实弹的大兵,而且个人素质极高,仅次于日本。采法特海拔900多米,太巴列海拔—200米,对,你没看错,是负200米,也就是海平面以下200米! 所以从采法特到太巴列全程都是在一个大峡谷里穿行,干燥,闷热!
早6点多出发,一路的商店还都没开门,看谷歌地图在半路会经过一个有“电脑城”的小镇,当时还心想以色列就是发达,小镇都有“电脑城”。
8点多走到地图上的“电脑城”之后傻眼了,这哪里是什么电脑城,问了几个人,村里连个基本的小卖部都没有,他们根本没听说过还有什么“电脑城”!(村里一个好心的大哥比划着大意是要开车带我回采法特吃早饭,然后再回来,我看了看地图,发现前面还要经过一个“高速路服务区”,想了想,就又一次算了。)
走出郊区,进入大峡谷,10点多到达“高速路服务区”,在接近40度的高温下心凉的像喝了冰水一样!所谓的服务区完全就是一个铁栅栏围起来的自来水加压站!我从10点多开始休息一直待到下午4点再出发,连一个人影都没有看到过! 整整一天,21公里上上下下的峡谷路全靠一包杏仁和一块巧克力。还好包里留了一点盐,特别后悔路上的野生石榴摘少了!以色列包括国外很多地方旅行,早饭中饭如果有机会吃就不要想着下个地方还有,否则一旦错过下场真的会很惨!
狗屎运的是,高速路服务区被后来的徒步者引出了一个水龙头,INT路书写的时候还没有这个水龙头。
刚到以色列的时候喝自来水感觉还有点别扭,但那一天喝自来水却是喝的坦然和自在,直接喝,用瓶喝,加了盐喝,直到喝的肚子晃当响,蹲在水龙头下还畅快的洗了澡,洗了衣服(在以色列即使是洗厚袜子,挂在树荫下都不用一小时就能完全干燥)。也难怪以色列会发明滴灌技术,死海会蒸发成可以漂人。
可能因为犹太人和阿拉伯人都不吃猪肉的原因,刚进大峡谷就看到一群野猪肆无忌惮的在光天化日之下招摇过市!丝毫不把我这个外地人放在眼里!看到队伍里还有小野猪,根据指南,野猪通常不会攻击人类,唯独带着小野猪的母猪例外,遇到需要特别小心。远远看着那群野猪摇着尾巴走进灌木丛,不仅感叹动物投胎也是一门艺术! 又一次饥肠辘辘眼冒金星摇摇晃晃晕晕乎乎的走了一天,上一次如果是怪犹太人安息日买不到吃的,这一次则完全怪我自己,刚到几天大脑还是按照在中国的思维模式在运转,咱们即使是犄角旮旯荒无人烟的地方都随处可见的小卖部小饭馆小超市在国外尤其发达国家里是根本不存在的!而且他们城里的超市饭店开门都很晚,尤其早饭,基本只有咖啡面包,想吃以色列特色的法拉菲和沙瓦玛一定要等到接近中午才有,这是一个深刻的教训
最糟糕的是以色列夏天天气实在太热,背部里只能携带一点坚果,饼干,巧克力都不行,拿出空调房一会巧克力就全呈稀屎状。
而且因为中午太热,必须早上很早出发,5点多到6点必须上路,这也是吃早饭更加困难的一个原因。然后11点半以后必须找阴凉地方休整,否则37/8度能晒成人干。一直休整到下午3点以后才能勉强再次上路。也就意味着中午休整的那段时间里如果不是刚好在城镇里,而是荒郊野岭,恭喜你,你只能和自己聊天,吃自己的屎。要是再恰好没有水龙头,那你连自己的尿也要一起喝才行!
加利利海其实是个湖,传说耶稣曾在湖里捕鱼。著名的罗非鱼的名字据说就是起源自这里。湖的源头起源自戈兰高地,著名的约旦河注入湖里然后再顺流而下注入死海。这也就是加利利海虽然是以色列最大的淡水湖,但湖水其实和咸水差不多,导致湖边著名圣城太巴列的自来水喝起来总是有股怪味。指南也有提及,而且特别建议在太巴列要买矿泉水喝!我开始试着喝了几口自来水,立即感到一股浓重的类似消毒水一样的味道混在水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公共厕所的水龙头用了厕所循环水的原因,要真是如此我他妈等于喝了别人的洗手水了我日! 总之实在难以下咽,只好被迫买了两天矿泉水,路边小店农夫山泉一样的1.5升大瓶合10块钱人民币一瓶。大批发超市会便宜一点,即使如此一天好几瓶水也顿感肉痛!
太巴列白天虽然炎热,但晚上湖边露营还是非常惬意。下午到湖里游泳居然还有凉意!
以色列国家步道的路标很有意思,因为发达国家的户外运动比较普及,加上户外爱好者又比较热衷公益,于是小小的以色列有无数条各种各样的徒步路线,国家步道是贯穿南北最长的一条。步道标志是极其醒目的橙蓝白三色线,有的刷在石头上,有的刷在铁片然后钉在路边的树上。穿过城里时有些直接刷在路灯杆子上,还有的干脆刷在地上。还好发达国家没有城管,否则这个步道标志很难搞起来。 即使钉在树上没有城管扫荡也肯定要被骂死!但以色列人似乎毫不在乎。不但国家步道这么干,其他各种短线徒步路线也这么干,只是用的颜色不同。有的是黑白黑,有的是红绿蓝,各种颜色组合都有。而且有时国家步道会和那些地方步道重合,徒步指南上会特别标明,这一段请跟随黑白黑路标,中间没有橙白蓝,直到下一段两条路分开之后才能重新见到橙白蓝。这样只要事先了解情况,然后始终跟着路标是真的省心省力。尤其诸如大峡谷一些地方没有手机信号,导航也只能看个大概。有了颜色路标就算走错路走到了其他步道上去,至少不会完全迷路。这也是为什么以色列那么多户外路线,国家步道建立也已经几十年,不管是本地人还是外地人,也不管是老人小孩,有户外经验没户外经验,那么多人走过却鲜有诸如迷路等意外事故发生。犹太人的这个关于户外的经验其实非常值得借鉴和学习。
独自跳舞1419 发表于 2020-03-05 09:58:07
徙步温差好大。北线温差其实还好,到了南线内盖夫沙漠里,那温差简直就是变态
告别太巴列,沿着著名的约旦河一路南下,走的特别轻松自在。有些徒步驴友会选择沿着约旦河一直往南走到耶路撒冷,路线名称叫朝圣之路,我在加利利海边遇到一个法国老头就是这么走。而我则是跟随国家步道往西经过拿撒勒和海法,完整横穿以色列之后再继续往南到特拉维夫。到了特拉维夫之后会往东再次横穿以色列。这条国家步道的设计看起来是一次纵穿以色列,其实中间包括了两次横穿,不过主要还是以色列实在太小,面积还没有咱们的台湾大。所以想要横穿一国留作以后吹牛逼,以色列是不错的选择之一。 晚上扎营约旦河畔,冒着丝丝寒意还是坚持在约旦河里洗了个澡,顺便还撒了泡尿,以此宣告到此一游!一河之隔的对岸就是整天和以色列撕逼不断的巴勒斯坦。说到巴勒斯坦有必要提醒一下,就是咱们经常说的巴铁是巴基斯坦,这个是巴勒斯坦,看起来只差了一个字,实际上两个差了十万八千里。千万不要像我的微信朋友圈一样有人在后面留言说巴勒斯坦是咱们的好兄弟,支持巴铁!
咱们以前的好兄弟是苏联,阿尔巴尼亚和古巴。
现在真正能称兄道弟血浓于水的好兄弟还剩朝鲜,伊朗,委内瑞拉和巴基斯坦,千万别见了巴勒斯坦人就热情的喊巴铁兄弟,人家会说你神经病!

早早拔营出发,一路上坡,爬了半天坡,看见一牌子:海平面。等于完成在海平面200米以上徒步露营了两天三晚。算是又一次新的人生记录。 圣城采法特和太巴列都是传统犹太人的聚集地。怎么区分传统犹太人和现代普通犹太人呢?很多人说是鼻子,其实不是。最重要也最明显的其实是发型!传统也是古典犹太人律法规定,人的鬓角那两撮毛是上帝赐予,必须保留。于是他们从小开始剃头就只剃前面顶上和后面,鬓角则是纹丝不动。以至于很多中老年传统犹太人的鬓角要扎上辫子。有些毛发旺盛的鬓角辫子长度都超过肩膀。远远看去很像咱们七八十年代那些留着麻花辫的农村大姑娘。与农村大姑娘的不同是他们扎着两个明晃晃的大辫子的同时通常还都留着一嘴大胡子!
然后还有服装。在采法特和2019看图猜生肖7期太巴列,中午的温度热到我几次都把内裤脱了,只穿一条大裤衩招摇过市。西方国家即使大夏天穿衬衫打领带西装革履这个早就司空见惯。但是,就在我没穿内裤心里暗爽终于凉快一点的时候,突然看到一个穿着衬衫打着领带西装革履不算,外面还裹了一件大风衣头上带着一顶比英国皇家卫兵还要大的锅盖一样毛茸茸大帽子从我身边缓缓走过的时候。我惊得下巴差点没掉下来!
(惊掉我下巴的那位我没来得及拍照,戴帽子照片来自百度,我以我下巴保证,他们的基本形象绝对一模一样。)
庄家地理扎营一晚,开始正式进入拿撒勒。 拿撒勒是基督教圣地之一,也是耶稣母亲圣母玛利亚的老家。拿撒勒市中心有圣母玛利亚教堂。拿撒勒整个城市60%以上都是基督徒,有意思的是不仅很多犹太人是基督徒,还有很多阿拉伯人也皈依了基督教。俗话说近朱者赤,环境潜移默化对人的影响也可见一斑。
( 本文作者 : liguang8848 ) 12下一页
佩服。这瑞士小 dao是飞机托运过安检,还是在以色列境内购买的?

发表于:2020-3-5 14:22


[错过了进入保护区的时间,我有两个选择,一,就地扎营,等第二天开门,二,走其他路线绕过保护区。几经考虑,我选择了绕路(事后看这是一个很错误的决定,应该就地扎营等第二天开门再过保护区。
跟着谷歌导航,七拐八绕最后又回到了大马路,本想赶回谢莫纳城,眼看天黑,只好被迫在路边的麦地里扎营,晚上仔细研究地图,发现自己居然身处传说中的戈兰高地,距离叙利亚边境只是10几公里!
想知道在新闻联播里经常出现的戈兰高地上距离叙利亚边境十几公里,距离传说中的大马士革60多公里的野外,独自一人露营是什么感觉吗?


Copyright (c)SYSTEM All Rights Reserved
声明:依据国家《互联网管理规定》,本网站禁止发布任何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法规的内容
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